一次洗浴时的意外惊喜

前天,公司的领导外出,当天回不来,手头又没什么工作,心情很是放松,总想趁着难得的闲暇放纵一下,于是中午自己一个人到楼下的小酒店要了酒菜自斟自饮,因为心情好,酒量也跟着长了,喝了四瓶啤酒,有点站不直了。结完账回办公室,把门一关,小睡了一觉。

下午百无聊赖,打开电脑上了一会成人网站,被图片撩拨得性欲勃发,得找地方发泄发泄,于是关机、锁门、下楼、打车,直奔市区北部的一个洗浴中心。酒后的感觉很是美妙,心情愉悦,兴致盎然。以前出来找小姐的那种自责、愧疚,忐忑的情绪一扫而光。舒舒服服地洗了个澡,换上浴服,来到二楼,服务生赶忙上前殷勤招呼,问我做哪项服务,我选择了218元的“万紫千红;,服务生会意,引领着来到楼梯拐角处选小姐,那里坐着二十多位小姐,衣着暴露,一时间竟看不清面孔,感觉眼前尽是一片白花花的胸部和大腿,一扫之下,余光发现最右边坐着一位,皮肤白,细腰大屁股,比较合我胃口,向她一指,那位嫣然一笑,走过来挽住我胳膊就叫老公,嗲声嗲气,恨不得就地按倒猛插。不过这家洗浴的规距是不干大活,也就是不能性小姐是全祼服务,胸推、臀推、冰火、毒龙、口活,就是不让客人插穴。我至今也不理解为何有这荒唐规距,要是怕扫黄,虽然没性交,难道小姐和客人都光着屁股在一个床上,就不被认定是嫖娼吗?公安就能放过一马吗?要是怕性病,非性器官的直接接触不是也可以传染吗?但是不理解也得守规距,店大压客啊,总不能霸王硬上弓,小姐一样可以告你非礼的。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进得房间,小姐往床上铺了一张一次性床单,替我除去浴服,我打着酒嗝,光着屁股四仰八叉地往床上一躺,阴茎大大咧咧地歪在一侧,连我自己都觉得有些不雅,直琢磨自己怎么跟土匪一个模样呢?小姐出去了片刻,回来后带进来一个小筐,里面有消毒湿巾、卫生纸、按摩油,安全套等,还有热水和冰块,那是做冰火用的。进来后麻利地把自己脱光,上了床,开始服务。先用湿巾认认真真地把我的DD擦了,又往手上抹了油开始按摩,我也没闲着,一边和她聊着,一边连摸带抠,小姐的手在我身上还没按摩几下呢,我的手指已经往小姐的穴里插了十几下了。小姐说先生您先别动手了,我先给您按,按完了您再玩别的吧。我心里明白,小姐都是这套路子,先给你按摩,以她们的手法几下就能把你弄射,男人一射了精,谁还有心思玩她,阴险啊!不过那天我心情好,而且由于酒精的作用,对性的刺激不是太敏感,觉得不会很快就交枪,也正好享受一下按摩,就停下手的动作,由她按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