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女友在长途汽车上太闷了就打炮其他人竟然不知道太刺激了


我和女友在长途汽车上太闷了就打炮其他人竟然不知道太刺激了

呵呵,这个事情现在想起来还蛮感激女友的,长途汽车特别少人的时候,她在后面帮我,还有那种偷吃的感觉真刺激,前面的人又没有发觉

现在才觉得偷偷摸摸地做这事情真好。感觉真好。。。


那天我们从广州省站汽车站上车开始出发,坐车也不知道坐了多久了,天开始慢慢变黑了,让我们都很累,因为











 



汽车一颠一簸地在公路上行使着,虽然是豪华型卧铺客车,但广州至南昌的公路实在是太差了,汽车刚出了广州不久,宝宝开始叫起苦来:“这是什么车啊,早知道听你说,去坐火车多好。”  
我暗暗偷笑,早在上个星期我们决定五一去南昌玩的时候,我就建议坐火车去比较好,可宝宝却死活不依,说什么坐汽车有风景看,这一路景色尽收,两人卿卿我我,多写意。我再劝多几句,她就朝我发起脾气来了,没办法,只好依着她坐汽车去。  
早上10点的车,我们去到客运站的时候晚了点,竟然差点没位置坐,一部三十几座的车只剩下靠最后的那张四位大座,我暗叹糟糕的时候,宝宝反而津津自喜: “你看,坐汽车的人多少?现在的人就是会想,边坐车边看风景的感觉多好啊,你这木头疙瘩就最不开窍!”

我只有苦笑!这宝宝没试过坐长途汽车的苦,更没试过坐最后排坐位的滋味,现在跟她说什么都听不进耳的,还是顺着她吧。谁叫她是我妻子呢。  
宝宝嫁给我的时候才21岁,但十七岁的时候就已经是我的老婆了,所差的只是一纸婚约。她本名叫宝珠,我叫她宝宝她赚难听,不过当我深情地对她说,你是我心中的宝中宝,所以才这么叫的。她的嘴把反对的话缩了回去而盖在了我的嘴上。
“徐明,你在想什么?为什么在偷笑?是不是肚里在笑我?”  
我的沉思在宝宝的大叫声中惊醒,宝宝的声音夸张地大,可车上的人好像麻木似地竟然没有一个人回过着来看看。暗自庆兴中,发现宝宝的大眼睛离我的脸不到20 公分。  
“没有啊,我笑你干什么?我正在想我们以前的事呢。”
大眼睛温和了点,但很快布满了疑问:“我们以前有什么事让你这么好笑?看看你,笑得像贼一样。”
我暗自防备,宝宝耍起脾气来有点令人头痛,连忙收起笑容,顺手搂过她靠近点:“我在想刚认识你的时候给你耍得团团转呢。”

刚认识宝宝的时候,为了追上她,我当着她一大帮朋友的面买花跪地,丑事百出。这些都是宝宝的得意之事。果然,宝宝的大眼睛立刻充满了笑容,手指在我额头上点了一下:“怎么?还在觉是我欺负了你?”
微笑中,宝宝的脸突然红了起来:“我还以为你这鬼心肠的人又在想那回事了?”  
宝宝本来就是美人儿,这含羞的模样真让人性欲高涨,我本来就只穿着条西装短裤,下体的变化立刻让宝宝发现了,宝宝“扑哧”地笑了一声,眼睛往车厢内扫了扫,发现没人注意我们小两口在这后面搞什么,突然起身在行李架上找起东西来。
我正郁闷中,宝宝又躺了回来,手里已经多了条被单,迅速地盖在了我身上,满脸的笑意中咬着我的耳朵轻轻地说道:“帮你遮羞呢!”

天啊,这广东五月的天气,扒光了衣服还嫌热呢,虽然客车上有空调,但盖着个被单还是会让人以为我有毛病。
  
正胡思乱想中,我刚刚要软下的肉棒受到了熟悉的攻击。宝宝的小手正隔着短裤抚摸着我的肉棒,我连忙再次扫射车厢内的动静,车厢是双层卧铺,我们坐的地方是最后一排的上铺,在我们之下的下铺是放东西用的,也就是说我们的下铺没人坐。车上的人除了坐在最前排的两个女孩子在细细声不知说些什么外,其他的都静悄悄地不知在睡觉还是怎地。而坐在我们前面的那上下四对,个个都耸拉着头睡着觉呢。再加上车上放着音响,我们说话不用怕让他们听到。
宝宝的手已经将我短裤的拉链拉开,我的内裤是四角裤,宝宝拉着内裤往下拉,拉了几下也没成功。我只好自已动手把皮带解开,将肉棒从内裤解脱出来后再把皮带绑了回去。
肉棒从短裤的拉链口挺立在被单内闷热的空气中,我全身也随之燥热。宝宝的手在肉棒上套弄着,嘴又凑在我耳朵边说:“怎么感觉更粗了?”说完咯咯咯地在轻笑。  
我不由自主自已握着肉棒感觉了一下,果然似乎比平时涨了不少。宝宝曾经帮我量过肉棒在挺起的时候的长度和周长,长为16.7CM,周长为12.4CM,算是一般大小了。
肉棒在宝宝小手的刺激下越来越硬,我也忍不住将被单盖在宝宝身上,撩起宝宝的连衣裙子在她柔软的大腿恻抚摸着。顺着大腿摸到大腿根的时候,发现她私处外的内裤已经潮湿,看着宝宝渐渐红起的脸,我突然想起她刚才说的话,问道:“你刚才以为我这鬼心肠在想什么?”

宝宝“呸”了一声:“还不就那回事?你能想什么?”
“是不是以为我还在想上个星期的事?我看是你自已在想吧?怎么样,那个李军还不错吧?”
肉棒感到一阵痛楚,宝宝狠狠地轻声说道:“你再说我就把你小弟弟灭了。”  
  
我连忙投降:“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宝宝,我弟弟憋得难受,要不我们在这里……”  
“才不要,最多我用嘴帮你一下,你帮我放哨啊。”
未等我反应,宝宝的脑袋已经钻进被单里了。肉棒很快被温暖包围,宝宝熟悉肉棒的需要,肉棒龟头处传来一阵阵消魂的刺激。我将枕头垫高,享受着宝宝的,手从宝宝连衣裙的领口伸了进去,拉开胸罩寻找到一边的葡萄粒揉捻着。  
终于,肉棒受到的刺激越来越厉害,宝宝也感受到了肉棒的跳动,嘴已经不再上下含动而换成了手急速地套弄,舌头在龟头上来回舔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