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姐夫拖上床 我为他做了那种事

迷乱,铸成永远的错

16岁那年的一天,寒突然抓紧我的手:“玉莲,玉莲……你像极了丁香。那次不经意地撞见,你飘香的长发、白皙的皮肤、窈窕的身材总在我的眼前飘啊飘……一年了,我努力过。

我无法忘怀。玉莲,明知不可以,我却爱上了你……”

仿若一个不小心打碎了水罐、水溅了一身的小孩,有一点儿糊涂,有一点迷乱,有一点手足无措,身不由己……像梦魇,腾云驾雾,大脑里一片空白。

寒走了。我的眼泪就像漏水的笼头,顺着眼角流向耳边。我的手指一次一次去划那些泪,却怎么也不停。哦,我一向敬畏的姐夫,有着体面工作的姐夫占有了我!

想起那个惹祸的时刻:一年前,乡村,天色已暗。月亮才爬上来。黄黄的,柔柔的,缎子般。我在小院里沐浴。农村,在小院里沐浴早已是习惯,可不知为什么,心却有丝丝的慌乱。

匆匆穿上衣服,梳理湿湿的长发。抬头看见寒。

“姐夫!”我礼貌地招呼。寒是我大姐丁香的丈夫。丁香大我七八岁,早已成家,并有一个可爱的女儿。寒对我爸妈特孝顺,他们夫妻对这个家付出的很多,爸妈也很偏爱他们。我是他们疼爱的小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