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情乱伦故事:媳妇和公公的偷情


乱伦故事:媳妇和公公的偷情



27岁的刘建华,经人介绍迎娶了邻村的十九岁姑娘杨贵莲。

贵莲可是一个让任何男人见了她都会心动的女人,白玉似的肌肤细嫩红润,

丰满修长的娇躯,纤细的柳腰,一头又亮又长的秀髮,显得格外的动人,鼓鼓的美臀,

迷人的性感小嘴,再加上平常比较会打扮。即使不浓装艳抹,也是美艳迷人。

  乡邻上下都夸建华好福气,娶了这麼个漂亮媳妇,有人遇到建华免不了说上几句﹕“建华,你走的什麼桃花运,这麼一个靚姐让你搂了﹗”建华听后自然笑得合不拢嘴。

  建华的父亲刘巨得看到儿子娶上这麼一个漂亮堂客,那高兴劲就甭提了,刘巨得原一家四口,

女儿去年出嫁了。在这不太富裕的市郊,刘巨得可算是这裡数一数二的富户。

  刘巨得现年半百,像貌端正,身材健壮,又相当有头脑。这几年做生意积蓄了不少钱,家境相当富裕。贵莲嫁到他家,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刘巨得为儿子、儿妻置办了全新的家具,买回了34寸的大彩电和影碟机,还为快过门的儿妻买了一臺“木兰”摩托车。


  5月6日,农历是“立夏”,是个好日子。这天小镇异常热闹,有三对新人喜接良缘。

然而三对新人中就数建华和贵莲最气派。 

  上午迎亲的车队仅宾士就六辆,还有好几辆豪华轿车也加入行列,车队一停,只见新娘贵莲身披雪白的婚纱,迈著轻盈的步伐,探出轿车,在多人的簇拥下缓缓地走进刘家。

  新婚之夜,在五彩的灯光下,贵莲更显得楚楚动人,建华轻轻将身子靠近贵莲。只见贵莲娇羞地将脸转了过去,这时建华按捺不住拉灭了灯,一把就把贵莲搂了过去,一转身就把这美人压在了身下……

  然而,这一切公爹刘巨得在窗外看的一清二楚,娇艳动人的媳妇,那迷人的曲线,丰胸、美腿,火热的胴体,光洁的肌肤,让刘巨得饥渴难忍,他感到一股火山爆发般的喷涌而出……他淫心动荡,精神飘然。此时的刘巨得恨不得推开儿子,然后自己……

  妻子比刘巨得大四岁。两年前一场大病后,身子虽康復了,但生理却开始了变化,逐渐失去了性慾,一年前便已闭门谢客,和老公断绝了房事。刘巨得也只有逆来顺受,他虽已届“知天命”的年龄,但却是老当益壮,肉棒常常翘硬难受,只苦无处发洩。

  转眼一年过去了,过门的儿妻肚子仍然没有变化,那腹部依然平平。这对一心想抱外孙的公爹、公婆可急坏了。贵莲经过建华一年多的浇灌,不但肚子没事,而且显得更加年轻漂亮了,身材越来越苗条,那胸前那一对小兔子却越来越丰满了。

  刘巨得夫妇抱孙心切,多次催儿子与儿妻去医院检查检查,看看是什麼原因,谁知结果一出,竟然是儿子建华有问题,精子浓度不够。

  “怎麼办?……我们刘家不能断香火,但也不能容下别人的野种!”

  刘老汉挖空心思在思索良策。这时一个邪恶的念头出现在他的脑里,他不自觉的回想起儿媳妇与儿子新婚之夜的那令人春心荡漾的一幕,特别是看到儿媳妇那雪白娇嫩的肌肤,高耸的乳房,修长纤细的美腿,和儿子交欢的那淫荡的样子。

  “唉,我何乐而不为呢………对,肥水还不流外人田呢,我刘老汉只要能抓住机会,何愁不能续香火呢﹖”

  刘老汉想出了这个绝妙注意后,有天找机会将建华叫到跟前,“建华,男子汉,大丈夫要以事业为重,你现在正年轻,应该到外面锻炼锻炼,我给你一万块钱,你到南方那些大城市去闯荡闯荡,媳妇留在家有我和你娘照顾,你就不必担心。”

 

 建华觉得父亲说的有理,於是隔了两天就和贵莲说妥,辞别了家人,隻身到广东去打工找事做。

  儿子一走,家里就剩下公婆、刘老汉和贵莲。这时的刘老汉,对儿媳妇可以说是百般讨好,贵莲喜欢吃零食,他就三天两头地跑到超市买回来;当看到什麼漂亮的衣服,总是顺便为贵莲买上一件。

  有一次贵莲感冒了,公爹一直陪在床前问长问短,请医生后又去给自己抓药,并买回了大量的补品。有时连女人需要的许多小东西,化妆品,甚至月经棉,也买了回来给贵莲。渐渐地,贵莲觉得公爹对自己实在挺不错,很体贴,就像是自己的男人,她打心眼里感激公爹。

  就在建华出去打工不久,刘巨得的女儿分娩。女儿远嫁到200多公裡的一个市郊,这会女儿坐月子,作哈哈哈自然要去照应招呼。

  公婆这一走,家中就剩下儿媳妇与刘老汉这一男一女、一老一少,这可是真是天赐公爹刘巨得的良机。

  恰巧当天夜里,狂风大作,电闪雷鸣,阵阵炸雷震耳欲聋,贵莲在屋里吓的直叫。

  听到儿媳妇的惊叫声,刘巨得灵机一动,二话没说,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就跑到媳妇贵莲的房间,连声说﹕“贵莲别怕,别怕,有我呢!”

  他边说边窜到儿媳妇的床上,随了层被子,和媳妇并头躺著,而且老实不客气的地,大毛手就往被窝里钻。



  “哎呀﹗你怎麼到我的床上来了,要是给人知道了,叫我以后怎麼见人呢﹖” 

  贵莲惊恐地将身子捲成一团,连粗气都不敢喘一下。不知过了多久,贵莲心想:“骂吧,没用,他是自己的公爹………叫他出去吧,外面电闪雷鸣又怪吓人的……也许让他陪一下也好,熬过这夜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