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大学女漂亮女老师不该之恋性爱故事

我和大学女漂亮女老师不该之恋  分享我的故事,在大学里。。。。


摘录:
一望之下不禁都有些尴尬,大雨把应老师的发型全弄没了,一头齐肩的短发被水贴在项后,我的T恤没围在她的腰间,不知何时被她弄没了。

她那件很薄的裙子,被水淋湿后变得几乎是透明,胸前那一对诱人的尖挺乳房高耸着,在白色的薄纱衣的掩盖下,朦胧的只看到两块肤色且几

近透明的胸罩紧紧的包住她那丰满的奶子,乳晕在衣上五体头地支持出两小个点。肤色半罩式胸罩似乎还不能完全掩盖丰乳。淡红色的乳晕从蕾丝刺绣的高级乳罩罩杯边缘微露,露出一条很

深的乳沟。稍一扭动腰肢,白嫩的乳房即半露出来。

 
 
故事发生在我的大学.............

  我是一个成人美院学生,第二学年时,课程布置了一些写生作业,其中包括了一些人体写生,学校往往会请一些专业的女模特作人体写生素材,不过需要学生自己付钱,价格是很贵的,记得只有少数成绩优秀的或有钱的同学才有资格去写生教室上人体写生课,另外的学生只能去画那断臂的维纳斯石膏像。而我既没有多余的钱,成绩也不优秀自然与女模特无缘,虽然这样,但也里对此却很不以为然,觉得不画人体画石膏也一样。
  
  对于人体写生我一直这样下去,而其它的同学或多或少总要下决心去画或是从餐费中省点,所以总有一次机会去画过人体,但我却一次也没,我体格高大健硕,有时也玩玩搏击之术,每每大吃大喝,不多的钱老是很快就没了,没钱的时候总会逼着人去想法子去搞钱,由于我画像技巧提高很快,我想能不能去街上摆个画摊为人画像,说干就干,在天气睛好的天天傍晚去闹市区设摊,由于没竟争对手(高材生是不屑为之的,到我这里画像的人很多,于是也天天多多少少的挣了些烟钱够花一两天了。到后来也是等到没钱了,才去画像。
  
  日子很快,终于等到学样放假了,留在学校的人很少,不过我不想回家,就在学校过暑假,预备去找一个打工的公司。
  
  一天傍晚,如往常一样,我到了我经常设摊的地方,拿出了一些画好的明星人像,架起素描画架等待顾客上门。
  
  生意出奇的差,过了二小时,已到了晚上九点多了,对面的商场也关门了,还是没有人要画,我低着看着过往人的脚步,人行已越来越少,我考虑着是不是假如再出五分钟再没人来就收摊了。
  
  就在考虑之中,一双白色露趾高跟凉鞋出现在我的眼前,细细的带子在鞋跟上划出漂亮的曲线,高跟凉鞋上踏着一双精致的美脚,白嫩的脚指头、纤细的脚掌、粉红色的脚后跟,高高隆起的脚弓和纤细的脚踝形成了一个漂亮的弧线,那双脚上穿着趾尖透明的肉色丝袜,轻薄无比,细巧的脚趾上涂着红色的趾甲油,透过丝袜看起来越发迷人。
  
  我猜想这双脚的主人五体头地支持多只有二十五六岁,不禁抬起头慢慢地一路顺着这双漂亮的脚踝看了上去,那细滑如丝的小腿曲线无法掩饰地漂亮,那修长的大腿上被肉色丝袜紧紧包住,我看到了一条白色的超短连衣裙,那女子似乎穿着裤袜,但大腿根部却未见裤袜的分界线,以我蹲坐的姿势抬眼望去,在昏暗的路灯下,见到了裤袜里紧贴在大腿根的两旁有蝴蝶结的白色三角裤,三角裤很透且有中空,黑色纠结的草丛清楚的印在透明的薄纱底裤中。我不禁多看了一会裙下风光,正着迷时,忽然,那女子用酥酥软软的声音发话问道:“可以画个素描么?”我忙将视线离开她的裙底,低下头道:“当然可以,小的十元一张,大的三十元。”一边指着对面的椅子示意她坐下。